生命学院戚益军研究组报道叶绿体逆行信号调控拟南芥microRNA生成的重要机制

生命学院戚益军研究组报道叶绿体逆行信号调控拟南芥microRNA生成的重要机制


清华新闻网12月29日电 12月27日,清华大学生命学院植物生物学研究中心戚益军研究组在《发育细胞》在线发表了题为“叶绿体到细胞核逆行信号调控拟南芥microRNA生成”的研究论文。该研究发现了叶绿体逆行信号可以调控拟南芥microRNA的生成,并揭示了该调控机制在拟南芥耐热性获得方面的重要作用。

图片 1

叶绿体逆行信号通路调控核内miRNA生成

miRNA是一类长约21个核苷酸的内源小RNA,它们从其前体在细胞核内被Dicer-like 1 (DCL1)加工产生,与效应蛋白Argonaute1结合后通过切割靶标mRNA或抑制翻译等方式调节基因表达。叶绿体是植物细胞重要的细胞器。它不仅是光合作用的中心,而且是植物感受内源和外界环境刺激的感受器之一。叶绿体可以利用代谢过程中产生的小分子,通过逆行信号通路将环境刺激传递至细胞核,调控核内基因表达。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者通过正向遗传筛选获得到了一个严重影响miRNA产生的突变体CUE1。CUE1是一个定位于叶绿体内膜的转运蛋白,它可以将化合物PEP转运至叶绿体内并通过Shikimate 通路代谢产生三种芳香族氨基酸 (Tyr, Phe, and Trp)。遗传学分析表明,三种芳香族氨基酸中的Tyr,而不是Phe和Trp,为miRNA的积累所必需。进一步分析发现,Tyr通过生成下游代谢产物维生素E调控miRNA生成。

戚益军研究组随后深入研究了维生素E调控miRNA生成的作用机制,发现维生素E可通过叶绿体逆行信号分子PAP,抑制核内RNA外切酶XRN2的活性,使得pri-miRNA 免于降解,从而促进miRNA的生成。此外,该研究还发现miRNA通路的逆行信号调控模式对于拟南芥热胁迫下耐热性的获得具有重要意义。

该研究首次揭示了叶绿体逆行信号通路可调控细胞核内miRNA的生成,这对理解叶绿体逆行信号通路和miRNA通路的调控机制都具有重要意义。

清华大学生命学院植物生物学研究中心博士后方晓峰和博士生赵高展为该论文的共同第一作者。戚益军为论文通讯作者。该研究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科技部重点研发计划和清华-北大生命科学联合中心提供经费支持。

文章链接:

供稿:生命学院 编辑:华山 审核:襄楠

小分子RNA研究获新发现 来自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表了题为Roles of DICER-LIKE and ARGONAUTE proteins in TAS-derived siRNAs triggered DNA methylation的文章,发现了一种特殊的小分子:反式作用干扰小RNA在mRNA和染色质水平上的新作用途径,这将有助于植物小分子RNA功能的深入探索,相关成果公布在Plant Physiology杂志上。这项研究由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戚益军研究组完成,第一作者为中国农业科学院武亮博士。戚益军研究员早年毕业于南京农业大学植物病理学系,之后曾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以及冷泉港实验室进行博士后研究,其研究组综合遗传学,分子生物学和生物化学的方法,以拟南芥和衣藻为模式生物,研究中RNAi的作用机理和功能,戚益军研究员入选了刚刚公布的2012杰青基金资助申请人名单。siRNA与miRNA不同,虽然也是一种小RNA分子,但却是RNAi途径中的中间产物,是RNAi发挥效应所必需的因子。siRNA是由Dicer加工而成。SiRNA是siRISC的主要成员,激发与之互补的目标mRNA的沉默。siRNA在RNA沉默通道中起中心作用,是对特定信使RNA进行降解的指导要素。反式作用干扰小RNA是一类植物特有的小RNAs,能被miRNAs介导的TAS基因转录剪切诱导产生,之前的研究发现ta-siRNAs是通过一系列活性过程由miRNA所介导产生,而且不产生扩增效应。在这篇文章中,研究人员在模式植物拟南芥中发现反式作用干扰小RNA生成位点上的一种高胞嘧啶DNA甲基化状态,这个过程包含有RDR6,SGS3,以及PolV的参与。而且更重要的是,研究人员发现其中DCL1是TAS3位点DNA甲基化唯一需要的一种DCL蛋白,而所有四种DCLs在TAS1位点甲基化处都具有复合功能,这说明了DCL1在TAS基因转录过程中扮演了一种之前未知的角色,并且研究人员还证明了TAS siRNA导向的DNA甲基化需要的是AGO4/6复合物,而不是AGO1.这些研究发现指出了一种新型的mRNA和染色质水平上的ta-siRNAs途径。DNA甲基化作为一种高等生物中保守的表观遗传修饰,在维持基因组稳定性,调控基因表达和介导转基因沉默等生物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RNA介导的DNA甲基化是植物从头建立DNA甲基化的重要途径。在该通路中, siRNA从转座子等重复DNA序列区域产生,并与ARGONAUTE4蛋白结合形成效应复合体。AGO4/siRNA复合体可进一步招募DNA甲基转移酶DRM2等组分,特异性地识别同源DNA序列并介导甲基化修饰。由于hc-siRNA的产生和最终功能行使都在细胞核中进行,之前人们普遍认为RdDM通路是一个完全发生在细胞核中的过程。之前戚益军研究组就曾发表文章,揭示了RdDM通路中AGO4/siRNA效应复合体在细胞质内组装的重要步骤,推翻了以前人们认为的RdDM通路完全在细胞核内进行的成见。研究表明,细胞选择性地转运成熟的AGO4/siRNA复合体进入细胞核,很可能是RdDM通路进入效应阶段之前的一个关键调控点。更多阅读《植物生理学》发表论文摘要

研究揭示一种调节miRNA活性新机制 近日来自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室在国际植物学领域著名杂志《植物细胞》杂志上在线发表了最新的研究论文,报道了Importin 蛋白在负调节拟南芥microRNA(miRNA)中的作用及其分子机理。领导这一研究的是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的戚益军研究员,其早年毕业于南京农业大学,实验室综合遗传学、分子生物学和生物化学的方法,以拟南芥和衣藻为模式生物,研究RNAi的作用机理和功能。研究兴趣包括RISC的形成,小分子RNA如何识别和导致同源染色质的修饰,RNAi组分如何在不同通路中特异化,以及小分子RNA在拟南芥和衣藻生长发育过程中的作用。miRNA是一类长度在19-24 个核苷酸(nt)左右的内源性非编码小分子单链RNA,在进化过程中高度保守,能通过与靶基因mRNA特异性的碱基互补配对,引起靶基因mRNA的降解或者抑制其翻译,在调节真核生物基因表达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在这篇文章中,戚益军实验室建立了一个正向遗传体系,用于筛选调控miRNA活性的基因。他们首先获得一个高效表达人工miRNA的拟南芥转基因系,该转基因系具有叶片表皮毛成簇的表型。利用表皮毛成簇这一显而易见的表型作为遗传标记,他们筛选得到了几十个miRNA活性减弱的突变体(compromised miRNA activity,cma 突变体)和miRNA活性加强的突变体(enhanced miRNA activity,ema 突变体)。在该论文中,他们主要分析了一个ema突变体,ema1. EMA1 编码一个Importin 蛋白。他们发现ema1 的突变不影响ARGONAUTE1 (AGO1)和miRNA的积累和它们在细胞核和细胞质中的分布。有意思的是,他们发现ema1突变体中AGO1结合了更多的miRNA并具有更强的切割靶标mRNA的活性,这表明EMA1可以通过影响miRNA进入AGO1 形成效应复合物的效率来调节miRNA的活性。这些发现证实了EMA1是miRNA通路的一个负调节因子,并揭示了一种调节miRNA活性的新机制。协和医学院博士生王伟和浙江大学博士生叶瑞强为本文的共同第一作者,论文的其他作者还有博士生辛颖和方晓峰,技术员李春莲和史慧轻,以及浙江大学的周雪平博士。该项研究得到了科技部和北京市政府资助。更多阅读《植物细胞》发表论文摘要

本文由大发体育发布于教育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生命学院戚益军研究组报道叶绿体逆行信号调控拟南芥microRNA生成的重要机制

相关阅读